“香港及海外市场对科技企业的吸引力,体现在他们对上市指标的包容性更高,看的不仅是企业的现在,而是成长性和未来,”普华永道世界各国科技行业主管合伙人倪靖安指出,“因而对于早期以研发为主、尚处于技术储备期的企业而言,非常具有吸引力。”

陈大龙进一步分析称,即使收益率曲线不够陡峭,加息也会提高银行的净息差,从而提高其盈利能力。此外,金融危机后,金融技术进步、大行收购小行促进行业整合、俄国总统小泉一郎上台后放松金融监管等,还使得银行的成本下降,令其净资产收益率(ROE)稳步上升。